高端访谈:莫让“知识产权”成为IC产业发展成为瓶颈[IC CHINA]
  















 
 

高端访谈:莫让“知识产权”成为IC产业发展成为瓶颈

【字体:

 

——来自首届“IC知识产权高端访谈”座谈会的声音


  
  电子技术应用于寅虎
  
  编者按: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能否形成产业健康发展的生态环境,决定着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未来,如何创造、保护和利用知识产权成为当务之急。日前,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组织了一场关于“IC知识产权高端访谈”的座谈会,与会的行业专家、企业代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领导就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为避免让知识产权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瓶颈振臂高呼。
  
  知识产权是半导体集成电路的核心竞争力
  
  作为追赶者,中国电子工业进军国际市场时在知识产权方面是交过学费的,早些年的DVD行业就是典型代表,那时中国企业卖一台DVD播放机的利润还不如国外相关知识产权持有者。现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处在创新拉升阶段,势必同样会遇到国际竞争企业的知识产权壁垒,更为重要的是知识产权的创新才是核心竞争力。
  
  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徐步陆总经理:
  
  自从加入WTO以后,中国集成电路行业越来越多参与到国际的竞争。中国已经是芯片的进口大国,在这个过程中间,集成电路也被列为国家的战略产业。
  
  大家知道自主知识产权是半导体集成电路的核心竞争力,成为集成电路强国的标志之一就是知识产权,对集成电路上游企业,特别是设计企业来讲,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我们大家知道在半导体行业里面还专门有一个词,叫硅知识产权池,这个词是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一个显著区别,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知识产权池是高度密集,同时也是高度资本凝聚的一个产业。
  
  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国内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存在着一些差距,比如说在一些判定上,国内和国外在一些具体的处理上,由于法律的体系不一样,判定上还存在着一些差异。所以我们要借助行业的力量、媒体的力量,让大家更好的利用知识产权、更好的保护创新,更好的促进产业的发展。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执行副理事长徐小田: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10年前加入了世界半导体理事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建立中国集成电路知识产权体系和融入国际知识产权大环境,为此协会成立了知识产权工作部并发表了倡议书,总结出对待知识产权的三原则:第一是尊重,第二是有偿使用,第三是反对滥用知识产权妨碍技术进步,这三个观点与世界上对知识产权的综合概述应该是一致的。
  
  我们一直把知识产权专利复用当作一个生产力,当作一个推进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集成电路产业没有投资是不行的,但是没有核心专利也不行。
  
  现在,在“大基金”的引领下中国集成电路获得了资本的高度关注,但是知识产权的专利问题需要企业自己去创造,这是自己的内功,别人是给不了的,所以行业协会在今后知识产权联盟,复用和防侵权间协调关系。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司集成电路处任爱光处长:
  
  建立集成电路知识产权创新体系是很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把集成电路产业融入到全球的产业当中去,要尊重、运用保护知识产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知识产权放在很突出的位置,一个是加强知识产权的利用保护,建立风险机制,引领和建立联盟,积极推进用相关工作,包括资产、政策等方面。
  
  在《推进纲要》当中,我们成立了几个专项组,有一个就是知识产权专项组,这个专项组主要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牵头,电子司围绕整个电子信息产业开展知识产权工作,像智能手机、锂电池、平板电脑等等,做了很多的工作,目的也是营造良好知识产权创新和运用的良好氛围。
  
  中国集成电路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正在加速完善
  
  面对半导体领域的知识产权问题在中国来讲还是一个新课题,国际上有一句话个叫富人的游戏,我们慢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在遇到了一些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一些问题。最关键的是要立规矩,才能够保护好一个,尤其是在集成电路这样一个高新技术产业里面才能保护创新。国家的知识产权来说,针对比较专业的,像高新技术产业,如何发挥它的作用,怎么样保护,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综合司的张育红:
  
  知识产权也是国家创新发展的一个科技成果转化成生产力最后一公里的一个关键的路径。现在是北京、上海、广州,三家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开始了,北京的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工作还是比较晚的,我们司也推荐一批专家、技术顾问团,是第一批出来的,像刚才徐理事长说的,我们这个半导体的专家,可能暂时还没有迈进来,或者是说我们要先推出一批一批的,要分步,然后覆盖整个在法院的判定、技术顾问、陪审团这样一批队伍。
  
  关于金融支持,我们和财政部牵头也有4个亿的金融转化基金。我国经济进入了更多一号创新驱动发展的新阶段,坚持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充分发挥知识产权连接创新和市场的桥梁纽带作用,充分知识产权的制度和激励保护功能,激发大众的创新创业的热情,释放全社会的创造活力,适应产业转型升级需要,推动知识产权资源的合理布局,实施重点产业的专利导航,促进新技术、新产业的业态发展,助力中国企业迈向新高端。
  
  媒体3:我想问一下,最近在法律建设上面,刚才说的知识产权法律上面,有没有类似一种跨国界的,就是避开地方保护协议的这样一个法规出来,这样能够公平公正落地。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执行副理事长徐小田:
  
  《专利法》是一个大法,没有专门的集成电路专利法。按照世界通行的惯例,世界上这几个集成电路产业发达的地区会采用集成电路布图为依据,更类似于著作权、肖像,布图里头还含有专利、工艺。
  
  现在的一个集成电路产品需要1000道工艺,1000道工艺要有上万个专利在里头这一个判定上是需要很强的技术手段和技术理解力,不能简单拿《专利法》说举证。而且在这个布图备案的时候也有问题。现在是30层,备案是一张A4的纸,要把上亿的布图打印出来,我们看都看不出来,A4制上一片黑,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你就是拿全了30张黑纸进去,也看不出那些线条哪些侵权哪些没有侵权。
  
  上海昂宝陈志樑:
  
  我觉得专利和专有权的区别。现在很多法官称,专利去看布图专有权。在很多的欧美国家专有权是一个著作,比如你写一本书,你出版了,这是你的著作权。那我们现在集成电路的布图专有权我们不是生产制度,是登记制度,不是专利权,是专有权。你去递交纸的样本递交上去,一般就通过,不去审核。所以从整个的法律程序来讲,登记制度,你出版了这是你的书,你有这个权,以后人家去拷贝的时候,侵权的时候,你登记的时候已经有了,按这个制度去做。
  
  我们要看看历史,中国的集成电路布图的专有权的成立时间,那是比较早的。集成电路就十几个元器件放在一起,那时候A4纸是可以看出来的。但是现在还是那几张纸的话,几百万个元器件放在一个小的A4纸上面,那些是看不清楚的,如果用A4纸判断,基本上打印出来一片黑。
  
  第二点,任何一个侵权公司,一般来讲不是看纸,是看剖片,把你的IC拿过来,一层层剖,剖之后会无限的放大。因此,昂宝是既有纸质样片也有样品。我们就按照业界的观点,专家的观点是看样品、剖样品,看看有没有侵权。这是我们的做法,我们在集成电路专有权递交的时候,登记的时候,我们纸质也递交了。
  
  我们也呼吁各位,如果在媒体上面,从判别我们侵权的时候,现在大规模集成电路其实最科学最有力的办法就是剖片。我们把样品交到知识产权局里面剖片,这是最好的。
  
  上海市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周凡: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浦东新区的知识产权局,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是根据国务院深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是在上海市市委政府领导下成立的集工业、商标和专利一体的。是去年挂牌的,今年1月1号正式运行。
  
  运行情况来看,一个是对权利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还有就是保护。还有就是对整个管理的资源,因为以前很多的这种,包括促进、扶持这些政策,分散在很多的部门,之间也确实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通过第三方把这个信息不对称的给解决了,而且服务力度也更加精准了。
  
  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应该说本质意义上还是一个保护,保护目前我们来说是有这么几个,一个是依靠法律这一块手段,法律手段包括有司法,还有就是行政。也是三合一的。我们今年在8月份的时候,在张江,国家高科技园区,我们就是联合区的法院,我们三方签约,相当于编制了这样一个综合的保护。这样子就在张江,创业投资的企业提供了保护。
  
  第二个方面从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来说,就是运用知识产权的促进创新,保护知识产权也是促进创新。从保护理念来说,我们保护的根本还是要促进应用,现在是保护比较高一点。另外我们也在考虑民间的这种,通过一些协会进行调解,因为有一些要上了很高的,打一个官司什么的,程序很长,说白了就是效率比较低,投入比较大,因为你保护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促进应用、促进创新,这样可以借助一些组织,有一些事情可以不通过调解的方式也可以达到这个工作。
  
  第三个更高的一个层次,就是要建立国家的诚信体系,这个现在也在做这些。我觉得建立这个诚信体制,对失信企业,因为你侵权了,我们有登记,就相当于记红点,或者是黑点,这样子的话对你的投资、政策等等都有不好的地方,如果你是诚信企业的话,在投资、政策等等上都有受益。
  
  总之我们的目标就是是在知识产权面上,建立一个不敢、不能,达到最高阶段就是不想,就是建立这么一种环境和文化,这是我们在知识产权保护上最终的一个目的。
  
  积极主动推进集成电路产业知识产权进步
  
  陈志樑:布图专有权和专利权是不一样的两个概念,实物是三维的,一般判断有没有侵权都是用实物去判断,是我们业界所看到的事情。在短时间内要求法官的集成电路知识面全面提高,这是不现实的,所以要借助于专家和行业,通过合力提高。
  
  对于权利,其实外国没有说这个,是直接讲资产,资产高低大小怎么衡量?很难衡量。唯一衡量的标准就是说你侵犯我权利,你的赔偿很大。因为这是我的东西,要体现我的价值,你侵权之后,你的赔偿很厉害。IP的申请目的,更重要的是维护这个权利,得要有这个权利一要行使这个权利,要维权,维权的过程要依靠法律、法院等等才能彰显你的权利,如果没有法院和法律来约束就没有办法彰显。
  
  知识产权有四点,第一点有没有idea,申请一个专利,第二个是维权,用你,利用你的权利继续维权。第三个是你侵犯我我要怎么维护我的权利,这不单是产业界,要法官等等一起去做这个事情,怎么去维权。最后一点,你维权成功之后,你拿到多少钱。在美国任何一个专利公司赔偿都是天文数字。你去看看中国,所有判定下来拿得到多少钱?判的和拿到手的钱还是两回事在中国。如果中国判那么小的话,我们刚才谈到的,你的专利多少钱,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我维权,我输了,我判几十万、一百万,最高一百万,所以最最关键,我们讲前面那么多,最关键的,我们要大家真正呼吁的真的专有权官司、专利权官司,这个怎么定义,怎么彰显这个价值?我们现在法官判的就是说,你研发费投入多少,从这个去算,你值多少钱。不是的,人的思维想法不是你投入多少时间投入多少来衡量的。
  
  所以这个要呼吁,你的权利IP价值怎么样维权,还有从赔偿角度来讲才能看到真正的价值。不然的话我们前面所说的,怎么资产评估,怎么去融资等等,都是一句空话,没有办法实现的东西。
  
  第三点,在中国和美国很不一样的地方,在中国原告,维权的时候原告要举证,举证是非常难的,而且一启动以后,后面的证据有时候不看了,缘起的证据要看。中国原告要去告的时候,成本非常高,难度非常大,因为要举证。在美国不一样,其实告人的门槛很低。为什么呢?递上去之后,有一个双方最大的要告诉,把这个东西告诉法官、法院,没有保留的。那时候大家才看证据,被告方也把证据拿出来,有没有证据。中国不一样的,所以被告说我不是,就一句话,找一个律师,什么律师都无所谓,就是不是,全部否认。
  
  所以维权从法律上面也是要相应的怎么去体现这个IP的价值。我们讲知识产权很大,真正的价值就是要维权体现出来,如果你维权体现不出来,你的价值在哪里,一点都没有。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执行副理事长徐小田:
  
  从教育部系统要设计我们全人才的培养,还提到诚信能力、交流能力等等这些都是要培养,法律、知识产权,不光是培养技术,这些方面都需要,经营等等都需要培养。
  
  集成电路行业为了可以帮助法官提高办案的知识储备,我们和知识产权协会组织过一个论坛,针对对布图和专利认识的研讨会,请了一些知识产权的律师,就这方面的律师,就集成电路产业的知识产权独特性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半导体协会也加入了世界半导体理事会,这个也是在我们部里支持下,我们行业协会所采取的一个行动,目的也就是让我们企业越来越多按照国际规则、参与国际竞争。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随着企业能力的提升,竞争力的提升,在国际上的竞争也是综合性的竞争、技术的竞争、人才的竞争、知识产权的竞争,在过去的十年里面,在我们的企业,在国际上也有互有攻防。这个领域,在我们的司法行业也遇到了很多新的案件,也有很多新的判定在不断的出现,对我们司法环境的判定在逐步的深化,哪些是核心,哪些是非核心,现在法院判决越来越多了,对大家以后按规律办事越来越有据可依。
  
  

 

更新时间:2016/9/9 14:27:05      

  • 上一篇: 高端访谈:高峰:通富微电收购AMD封测厂意义重大
  • 下一篇: 高端访谈:当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热点问题的探讨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2020 IC CHINA 组织委员会-京ICP备11006680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4369号